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首页  »  综合小说  »  [我的癡女神们](01)作者:chifengyang
[我的癡女神们](01)作者:chifengyang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4504

               (001)

  杨重打开vpn翻回国内,搜出了那部黑丝番号,下了起来。奈何,那水龙头滴水般的速度,直接浇熄了刚被火辣封面撩拨起的火,他只能摸摸鼻子,心烦意乱的候着。最后实在不耐烦,乾脆关了灯,出门买些饮料零食,为等下的饕餮香宴准备些佐料。

  杨重租住的地方位於东京郊野的一个小镇,距离市区四十分钟车程,生活节奏比东京缓慢许多。此时凭栏而望,皎月澄澈,群星烂漫,不远处还沉睡着一座绿树葱郁的公园. 对於他一个轻小说作家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环境更适合他了。

  他走过半封闭的走廊,从侧墙铁梯下楼,沿着河堤小道行了两分钟就转入大路。横穿马路,进入公园,只要再穿过公园的一角,就能到达24小时便利店。
  凉风吹得树林「沙沙」作响,四周暗幕看着彷彿有些狰狞黑影在伏动。杨重心脏猛跳了一下,早上的新闻突然在心里浮现,好像是最近经常发生奸杀女生的惨案,警告莫要深夜独行。『自己好像是个男的。』他自嘲了一下,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

  杨重好像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他搧了自己一巴掌,再凝神听,瞬间寒毛耸立。

  「窸窸窣窣……」

  声音真实地传入耳朵,杨重左右扫视了一眼,确定声音的方向。他想过去一探究竟,但是恐怖片塑造出的好奇心必须死的flag,又像铁门一样阻遏着他进一步的决定。

  「霍霍啪啪……」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杨重咬牙钻入道旁灌木,小心的往前接近,声音已经听得很清楚了,他才小心翼翼的拨开枝叶,窥探究竟。

  昏黄的街灯照着灰迹斑驳的长椅,一个女人跪於其上,身体赤裸,黑色的绳索紧紧勒入她的肌肤,丰挺的乳房艰难的从卧8字的蛇缚中凸出,粉色翘起的乳尖在空气中轻颤。她的双手背在身后,叠绑在一起的大小腿依然可以看出修长优美的姿形,小嘴透过口球发出「呜呜」幽咽,修长的脖子戴着红色项圈,项圈连着牵绳,握在一个壮汉的手里.

  壮汉一手握绳,一手持鞭,嘴里发出诡异的尖笑,毫不怜惜的挥舞着短鞭,在少女肌肤上留下一条条红色的红痕。还有两个蓬头垢面的像是流浪汉的男子,彷彿饥饿的野狗见到了骨头,在少女身体上抓摸咬舔,简直恨不能吃下肚子。
  四人发出的喘息,在空气中交织成淫靡的乐章。杨重感到下身有了肿胀的感觉,他强压心火,在灌木中小心翼翼的又往前接近。

  壮汉用皮鞭将少女的丰乳打成两只殷红的兔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用皮鞭挑起少女的下巴,像是在欣赏那美艳脸蛋上惊恐无助的怯怯风情。杨重看清了少女的面容,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越看越熟悉。

  少女沐浴在灯光下,眉眼如画,皮肤就像白瓷一样反射出柔和的光泽,点点泪水从眼角划过脸颊,但很快就被两条肮髒的饿犬像美食一样舔入了嘴里. 她显然已经放弃了希望,变得像一个充气娃娃,默默地承受着自己丰盈的美体被肮髒的狗爪肆意揉捏,不时在掌搧下泛起雪白的肉浪。

  『白月心樱!』杨重在心里惊呼。她不就是那个刚出道就红遍了日本的人气女演员吗?听说最近出演的电影要角逐欧洲某奖的最佳女配角,这正是要大红大紫的节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样一个女人怎么会在一个偏僻的公园里,成为三个男人淫美的性玩具,是罪案?还是淫戏?

  杨重最后还是愿意凭着心里那一点良知行事,於是将T恤脱下,蒙在脸上,抓起身旁一根木棍,悄然接近,他将袭击的目标锁定在了那个壮硕的大汉身上。
  「谁?」壮汉猛地回头,杨重冲出灌丛,一棍扫向壮汉的脖子。壮汉显然惊了一下,没有料到他如此果决的袭击,勉强用手挡住了木棍。

  杨重可是在国内当了两年义务兵,而且还是烈度极大的边防武警部队,这棍一出,杀意如龙,绝不犹豫,一下变式就抽在壮汉的腰肋。壮汉痛苦地放开了牵绳,弯腰捂住伤处,一脸凶狠的看着杨重,动作麻利地一鞭挡住了棍子,另一只手掏向怀里.

  杨重看到他怀里露出的黑色手柄,一下炸毛了:『枪!』下意识的,他撞入了壮汉怀里,屈膝猛撞壮汉的下体,双手扣住壮汉掏枪的手,将壮汉放翻在地,棍子猛地将他持鞭的五指砸得血肉模糊。

  「帮我!」壮汉向另外那两个男子吼道,一边抱住杨重往身下掀:「傻逼,再不上,你们就回家玩你娘去!」杨重看到两个男子拾起木棍和石头向他欺近,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到一对三,从壮汉身上一窜起就往后跑,然后疯狂地喊叫:「杀人了!杀人了!」

  「我操,你还让不让这女人以后见人了?居然还敢喊!」壮汉看起来既惊且怒,回身解开少女腿上的缚绳,牵着女人的项圈就想走。少女绝望的看着杨重,拼命地挣扎,男子只能扯住少女的头发拖向黑暗。

  杨重当兵时的血气一下激了起来,瞋目回身,顶着木棍和石头就砸翻了两个乌合之众,随即快步冲向壮汉,头部被石头砸出的鲜血流到了眼睛里,世界一片鲜红.

  壮汉狰狞而笑,掏出手枪指着他。杨重以为自己要死了,却见少女一下撞到了壮汉持枪的手臂,枪响,杨重腿上麻了一下,但人已经冲到壮汉面前,将壮汉持枪的手夹在腋下,左手挥肘撞到他的鼻子上。

  剧烈的疼痛,满眼的鲜红,让他彷彿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夜晚。月黑风高,山野死寂,他用警棍一下一下将那粒头颅敲得凹陷。前一刻,那个人贩子一边用枪指着他的头,让他跪在面前,一边得意地揉弄怀里的女人,张狂大笑。然后,他就被按到在了地上,再然后头就变成了一堆肉渣。

  这次,那种将坚硬物体碾压得粉碎的快感再次冲上脑髓,他用力绞断了腋下的手臂,抄其木棍,砸倒壮汉,但依然没有甘休,疯狂地抡起棍子攻击。

  「呜呜……」少女撞了疯狂的杨重一下,杨重血眼一瞪,少女惊惧地后退了两步,但还是不停地摇头. 淒美的脸容让他清醒了过来,看了身下的壮汉胸膛还有起伏,也是松了口气。他这时才想起掏出电话报警,少女却「呜呜」地一直摇头,他看出少女美眸里的恳求,一咬牙,扶着少女就走。

  他想解开女人,却发现力量在飞速的流逝,根本扯不动深陷在少女腴肉里的麻绳,只能先用衣服勒住自己左腿的动脉,一手攀着女人的肩膀,一手紧紧捂住大腿的伤口,蹒跚的往家里赶.

  十分钟的路程,他还故意绕了半圈,足足二十分钟才回到家。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右手不自觉地捏住少女果冻般柔软的雪奶,他甚至能感到软脂从指缝间满溢出来的美好,迷迷糊糊间,竟然忘了撒手,就这么一直回到家。

  漆黑的房间里,萤幕里散发出五彩缤纷的萤光,硬碟还在「吱吱」作响,杨重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打开灯,先用刀子割开了少女身上的绳子,吩咐女人拉上窗帘,自己躺在榻榻米上,拖出床下的药箱。

  「那个箱子里有衣服。」杨重看着少女白皙妖娆的胴体,就感到下体胀得剧痛,血液流得更快了。少女脸色绯红,匆忙从衣柜里挑了件T恤套上身。

  杨重自顾自地剪开裤子,露出鲜血汩汩的伤口,幸运的是,子弹只是擦过大腿,带走了一块皮肉,只要缝好创口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这事他还真干过,将医用酒精倒在伤口处消毒,咬着条毛巾,几下就缝好了,然后吞下两片消炎药。
  这时才注意到少女跪坐在他旁边,一脸关切的样子,杨重的衣服对於身材窈窕的她来说还是过於宽大了,正经的T恤就像是一条性感的低胸短裙,丰满的乳肉、深秘的乳沟、圆润光洁的大腿、纤纤秀足,简直比刚才缝合伤口更加令他无法忍受。

  「喂,美女,你是在勾引我吗?」他沙哑的调侃道。

  「哪有……」少女急急的否定,低眉看了自己的身体,这才察觉春光何其绽放,连脖子都染成了玫瑰色,赶忙用手拢住领口。「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她轻呸了一口,但脸上还是转为担忧:「我刚刚打了电话叫人来,等一下让他们带你去医院。」

  「白月同学,」杨重语气重了重:「这可是枪伤,进了医院可就没完没了,你确定要吸引警察过来,然后什么记者粉丝之类的好奇星人蜂拥而至?」

  「我不是白月心樱。」少女连忙否定道。

  杨重无语的看着脸上完全就是肯定的少女:「那我去医院了。」

  「别……」

  少女憋红的脸让杨重感到可爱极了,忍不住还想逗逗她,但世界开始飞旋,他感到眼皮沉重地压了下来,陷入到一片深沉黑暗……

           ************

  杨重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正午醒来的,入眼是自己熟悉的公寓,通往阳台的落地窗敞开着,清风拂起白色的纱帘将河渠清新的水汽带入鼻腔。窗外的景象一如既往,蓝天白云下,是河渠对岸稀疏的民宅,每家都拥有大大的前厅后院,种满了葱郁的乔木和缤纷的花卉。

  「吱吱~~」房门打开了,杨重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少女走了进来。她摘下墨镜,露出惊喜的笑容,让窗外的美景都变得有些暗淡:「醒了?你可昏迷了整整一天。」

  「梦到一个不穿衣服的女贼溜进家来。」杨重坐起身子,看着白月心樱,不禁打趣道:「想到家里要被搬空了,我这一怕,就醒过来了。」

  白月心樱好像特别容易脸红:「谁……」她重重的把口袋放在矮桌上:「谁没穿衣服啊!」

  「在我们天朝有句话,」杨重色迷迷的打量着她:「阅尽天下A片,心中自然无衣。」说完,还自己「嘿嘿」笑了起来。

  「色狼!」白月心樱赶忙双手捂在胸前,脸红得就像要冒气一样:「枉费我把你当好人了。」

  发现自己特别除了一丝歉意,更多却是逗女孩红脸后的得意,杨重摸摸鼻子说:「在天朝,好人这个词可是带有贬义的。」

  白月心樱拿出只白色瓷杯,倒了开水,端坐到床边。她轻轻将被风撩乱的青丝捋到耳背,白皙修长的手指划过粉嫩脸颊,元气闪闪的大眼睛盯着杨重:「喝点水吧!」将水杯交到杨重手里,然后慎重的弯腰一礼:「谢谢,杨重君。」
  杨重心跳如鼓,捧起杯子喝了大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哦,」白月心樱有些尴尬:「对不起,杨重君,我偷看了你的身份证. 」
  「果然是光溜溜的女贼. 」杨重装作自言自语,小声说.

  白月心樱终於忍无可忍,粉拳捶了过来,「痛~~」杨重捂着自己的伤口:「暴力的光溜溜女贼. 」

  「才不是呢!」白月心樱心里的歉意最终还是湮灭,爬上床,抢过枕头,猛打杨重。杨重虽然在肢体接触中佔尽了便宜,但很快就付出代价,伤口又渗出血液。白月心樱赶忙停止打闹,拿出纱布为杨重重新包紮:「你这人怎么这么坏,老要惹我生气。」

  杨重摸摸鼻子,看着认真为自己包紮的白月心樱,心中吐槽这简直是包木乃伊的手法,但还是忍住没有表达出来:「对了,那天的事报警了吗?」

  白月心樱粉唇颤了颤,心有余悸的样子:「经纪人没让报警。」纤手为纱布打了个结,她抬首看着杨重,脸上露出笑容:「我和社长说,如果那个人没有受到惩罚,那么我就退出娱乐圈。」她笑得更洒脱了,就像朝阳一下驱散了阴霾:「杨重君,能收留无家可归的人几天吗?」

  「当然,」杨重不禁抬手摸了摸白月心樱的头发:「想住几天都行。」
  白月心樱用剪刀剪短了纱布,将药品收回药箱:「对了,重君,我现在身无分文,刚才只能刷你的信用卡买了食物和日用品,您一定不会建议的吧?」
  杨重抚额,看来他是无意中道破了白月心樱隐藏的女偷属性,才会引来她杀人灭口的,他想道。突然感到伤口处凉凉的,低头一看,白月心樱正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轻轻舔弄着伤口。她撩起黑发,妩媚的眼波迎上杨重的目光:「人家可不会白吃白住哦!」粉舌缓缓上移,眼看要爬上杨重越来越鼓起的裤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5-21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