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首页  »  综合小说  »  [江城周晓](完)作者:qi炫
[江城周晓](完)作者:qi炫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2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江城的风景,一切的岁月,烟花,祭礼,江水,古城,从来没有消失的黑暗, 但也从来没有散去的光明。白天是江城的光明岁月,夜晚依旧是江城的黑暗时代, 只是比起曾经暗无天日的那个时代,这个城市,还有着希望。一个单身二十余年 的母亲,却用自己的双手成为了江城的富豪之家。
 
  夜色阑珊之下,灯火肆意浮华。男人女人,有谁会刻意的去发现肮髒?
 
  在郊区的别墅中,周丽华站在地上,在她的脚下,跪着她的女儿周晓,母女 生的极为美丽,但是同样她们也极为淫浪。
 
  两人一丝不挂,两对雪白的娇躯上面都是汗水。
 
  周丽华看着在脚下跪着的女儿,脸上的笑容中露着满意。因为有什么比一个 奴隶女儿更好的呢。周晓此时忍着疼痛,她跪在指压板上,纤细的小腿上没有多 少肉,腿型完美,这么一跪,指压板上的凸起直接咯在骨头上,疼痛,酸楚,这 令她汗水淋漓,但是自己的母亲却又脚踩着她,非常用力的踩在她的背上。完全 不顾细她的痛苦,或者就是想让她痛苦。
 
  刚刚被打肿的屁股在周丽华用力的践踏下,压在了周晓的玉足上。听着周晓 因为疼痛而来的呻吟,周丽华更加兴奋,阴道里的跳蛋感觉更刺激了。
 
  一只玉手慢慢的抚摸到周丽华的肥臀。在臀上轻轻的捏着,周丽华最喜欢这 样的玩法。而那双手捏的力道轻重合意,疼痛中又有些爽快。
 
  周丽华把腿从周晓身上放下,双腿分开,修长的双腿,紧致的阴道在灯光下 若隐若现。
 
  身后的女子马上会意的跪着爬到自家母亲的胯下。女子修长的身段,此刻跪 着爬着,好像是一只美女蛇。她是周晓的姐姐,周扬。
 
  有什么比一个奴隶女儿更好的呢?两个啊。两个美女此刻都在跪着。周丽华 俯下身一看,便觉得心中无比畅快。两个淫荡的女儿,一个淫荡的母亲,每天晚 上固定的淫艳游戏。
 
  周丽华蒙住两个女儿的眼睛,然后找个房间躲起来。而两个女儿,先找到她 的,可以免除惩罚,但是没找到的,那就要接受惩罚。只是两个女儿必须脱光衣 服,在阴道肛门中塞入跳蛋,之后开始跪着,一层层的寻找。所以,今天受罚的 就是周晓了。
 
  而周扬和自己的母亲联手的鞭打妹妹的屁股,很快便打的红肿不堪。
 
  事实上,三人之间,打屁股是常有的事。周扬的脸轻轻的贴在地上,雪臀高 高撅起,肛门中的特质肛栓,通体铁质的肛栓底下是个又长又大的肛塞,而上半 截是一根粗大的假阳具,由於是铁质的关系,所以周扬必须用力的夹住自己的肛 门,不然一旦掉下来,自己同样也要受到惩罚。而她看着妹妹那紧闭的肛门,不 由的羡慕至极。由於高高翘起屁股的关系,那根假阳具硕大的龟头直接对着周丽 华的阴户。而周丽华将跳蛋拿出来,示意周扬把跳蛋塞进周晓的阴道里。
 
  周丽华看着在自己身下,粗大的铁阳具在灯光下泛着神秘的光芒。她慢慢的 分开自己两瓣紧闭的阴唇,穴内嫩肉鲜红,对着假阳具硕大的龟头,微微的坐下 去。金属特有的冰冷感刺激着女人身上最娇嫩的肉穴,周丽华心神一荡。但是还 是坐了下去,周扬一边用力的夹住自己的肛门,一边给自己跪在指压板上的妹妹 塞上跳蛋。
 
  两根玉指轻轻的分开周晓粉嫩的下身,周晓的阴唇呈粉红色,两瓣嫩肉平常 紧闭在一起,一旦情动之时,便会如同现在这样的微微分开,穴内的紧致嫩肉, 收缩力强,本来在穴内有一股淫水,但是只会一丝一丝的流下来,除非用手,或 者工具,否则她的淫水就只能这么轻轻的落下来。
 
  周扬将手中的跳蛋塞进周晓的下体,并且心满意足的在周晓下身揩油,啊呸, 玩耍!额,算了,抚摸,爱抚。
 
  周丽华此刻把大女儿当成了胯下的阳具底座,在女儿的臀后不停的抽动,雪 白的玉乳在空气中跳跃,宣告着自己的存在感,周扬现在的感觉不是特别好受, 但是很享受,臀后的美艳母亲在用自己的肛栓高潮,而随着周丽华的每次抽动, 本就插得极深的肛栓似乎已经开始慢慢的往下陷了。
 
  周扬清楚的感觉的到,那个粗大的肛栓一点点的又进了自己的肠道,她已经 想到了自己等会将肛栓拔出来的时候,肛门恐怕会变成一个大洞,而且,更有可 能是母亲就那样捏着肛栓,疯狂的捣弄着,然后再拔出来。
 
  周丽华在享受着,周扬在享受着,周晓也在享受着。三个女人,共演的淫艳 大戏。只是可惜,没有观众。偌大的别墅中,只有三个女人的声音。
 
  周晓跪在指压板上,不敢有一丝的放松。阴道内的跳蛋震动频率很强,但是 还是能够承受的,只是,随着长时间的跪姿,并且一动不动,周晓感觉自己的两 条腿已经发麻,却也不敢扭动身子,只能说是继续在那里跪着等待周丽华的命令。 
  周扬发现了这一点,一双手轻轻的捏着自己妹妹纤细的小腿,在她的腿肚上 面按摩着。而沉溺在那根假阳具带来的快感的母亲,还没有发现这一点,不然她 早就让周晓休息了,三个美人的身体好像连在了一起,三人之间的血缘关系,令 她们所有人都疯狂,乱伦的禁忌,三个女人只能通过这样的一切来释放。
 
  三个女人,各有风情,三人娇媚的呻吟声在这个别墅里回荡,却没有一丝声 音传到外面。周扬的存在,好像是维系着母亲和妹妹之间的纽带,母亲在自己的 身后用自己肛门中的肛栓自慰,妹妹的一对玉腿也在手中,她清楚的感觉到她的 温度,她的双腿微微的颤抖,当下按摩的更加用心了。
 
  只是,自己母亲在身后的动作越来越快,周扬只感觉肛栓一点点的继续没入 肛门,那种感觉,牢牢的顶在肠道转弯处,而一点点的推进,都是在肠道中最疯 狂的挤压。
 
  白天工作了一天的劳累,此刻在这种羞耻的感觉之下,一点点的消失不见。 
  面前是妹妹的玉足肥臀,粉嫩的肛门在两只玉足上面,因为跪着的关系,股 沟大开,菊门紧紧的闭合着。粉红色的菊门,好似从未开启,但是只有周扬知道, 自己的妹妹的肛门已经经过无数次的爱抚,各种东西的插入,只不过,总是只插 入一根手指粗细的东西,其他的粗大的东西,统统没有用过。所以肛门保持着一 直的紧致。
 
  母女三人都出落的美丽非常。并且各有风格。
 
  周丽华今年已经将近五十岁,但是看上去仍然像是三十多岁的美妇人,身上 自然的诱惑感,在配上那一对高耸的大乳,浓浓的母性气息,撩动着每个男人的 心脏。腰肢纤细,身段丰腴,可能是因为生过两个孩子的原因,但是臀部没有丝 毫的下垂,仍然是与细腰一起,勾勒出惊心动魄的曲线。美艳的母亲,美丽的风 情,两个女儿自然的继承了她的基因,还有她的淫浪。
 
  周扬今年二十五岁,身材修长,拥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臀部挺翘,容貌秀丽, 经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种浓郁的知性感扑面而来,白嫩的身子,肌肤如雪, 在黑框眼镜的衬托下,本就白皙的脸蛋又白了几分。一对杏眼在眼镜下,道不尽 的妩媚风情。而她的美腿,一旦穿上丝袜,更加经验。高挑的身材,让她在女性 中鹤立鸡群。比自己的母亲和妹妹都要高出大半个头,所以在母亲的要求下,在 家里她必须跪着爬行。省的抬头费事……
 
  周晓从小收到母亲和姐姐的宠爱,两人都不想让她接触那些社会的阴暗面, 可惜,在江城,永远不少任何黑暗,也没有什么光明的骑士,周晓虽然没有实质 的接触过那些,但是在学校中耳濡目染,早早的破了身子。
 
  周晓的变化令家里的两个女人几乎疯狂。自己一直保护的孩子,竟然和她们 一样的放荡,最终,两个人的游戏变成了三个人,但是她的姐姐和母亲还是对她 非常呵护。
 
  周晓没有母亲的爆乳,也没有姐姐的长腿,但是她的容貌却继承了母亲的优 点,身材虽说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却是一个很好的比例,整个身子娇小玲珑, 完全没有姐姐那种高挑健美的气质,却由内而外的透着柔弱感。让人想要拥入怀 中。
 
  三人的淫戏,以母亲发现周扬那双不老实的手结束。两个女人把家中最受宠 爱的孩子抱在浴缸里,温暖的热水将周晓的身子包裹起来,周扬的玉手探入水中, 认真的按摩着妹妹的身体。
 
  而母亲则是走出浴室,在卧室里待着。只不过临走之前,还很用力的将周扬 肛门里的肛栓往里面推了几下。
 
  很显然,对於自己没有高潮表示了一下不满。对此,周扬只得苦笑,并用力 的夹住自己的肛门,不让那根肛栓脱落。然后跪在浴室的地板上,给周晓按摩。 
  温暖的水,微凉的手,两种感觉在周晓敏感娇小的身子上交织着。渐渐的手 变的温热,而阴道中的跳蛋在这时异常的活跃,周晓舒服的在浴缸里面呻吟着。 
  自己的姐姐温柔的按摩,但是力度完美,更是让她整个身子都放松下来。少 了指压板的折磨,周晓的两条白生生的小腿上面满是红印。
 
  周扬更是重点按摩那里,力道轻柔,不让妹妹感觉太疼痛,周晓的声音疼痛 中带着爽快,在温水的刺激下,漏在浴缸外面的小脸红晕渐染。疼痛感令她兴奋, 阴道深处的跳蛋震动感让她爽快。她的小手慢慢的伸向自己双腿之间,那一粒小 肉豆已经立起,在温水的刺激下,带给她火热感,她一只手伸进自己的阴道,在 阴道中抽插刺激,另一只手两根手指按住阴蒂,在浴缸里抚弄着。
 
  周扬看着周晓自慰的淫态,自己的胯下也是一阵空虚。但是看看周晓的腿, 还是决定继续按摩,按摩的力道轻柔,周晓自慰的快感令她自己发出淫浪的呻吟。 
  这时母亲大开的卧室门也传来她那如泣如诉的呻吟声。
 
  周扬:「……」
 
  她也想自慰了……
 
  周扬看着浴缸里的妹妹,还是选择继续给妹妹按摩,只是有点心不在焉。 
  而心不在焉的周扬,看着妹妹的自慰,听着母亲的呻吟。手里的动作依旧在 周晓两条小腿上按摩着。周晓躺在浴缸里面享受着,终於在一声娇媚酥软的歎息 中,身体微微抽搐了几下,到达了高潮。满面红润,媚眼如丝,身子在温水中微 微泛红。高潮过后的余韵,竟是如此诱人。
 
  周晓看着还在自己腿上按压游走的手,心中不由暖意更甚。而周扬很是认真 的盯着她那双光洁的小腿,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她,娇美的面容在灯光的映照 下,面上微微的红晕,眼中专注的神色,还有因为肛门中肛塞的存在,而微微蹙 起的两弯柳眉。细长的眉,秀美异常,之前戴着黑框眼镜的时候,虽然显得知性 感十足,但是摘下眼镜,属於她的美艳感更是令人惊艳。
 
  周晓盯着自己的姐姐,突然发现,姐姐的身影真的是高大呢。而那两条长腿, 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有的时候看着两条长腿,便感觉到一种艺术感十足。 
  而且腿上肌肤细腻,好似美玉无瑕,真的是一对玉腿。
 
  周扬继续给妹妹按了一会之后,便轻轻的起身,只是双膝依旧跪在地上,费 力的伸出一双长手,拿起毛巾,擦擦手上的水,接着双手撑在地上,跪着爬出浴 室,性感的翘臀中间,那根铁质阳具好像是长在臀上的尾巴似的,随着她的翘臀 在爬行中不断摇晃。美妙的身姿走进了母亲的房间。
 
  周晓看着姐姐的身影,不由想到了,周扬在家里因为跪着的关系,总是比她 们矮,但是在外面她却比家人都高,她一直以来都是温柔。哪怕是在外面,对待 家人她总是很温柔,而在公司,她却是以手段强硬着称。很是矛盾,但是在周晓 看来,这个不爱多说话的姐姐,却是她心中最高大的山峰,在她的远方,给她最 坚实的信念。而妈妈则是她心中的广阔土地,让她无限奔跑。
 
  周丽华一双嫩手中捏着一根假阳具,假阳具的粗大,肉色的棒身在她紧致的 下身不断抽插,并且嗡嗡震动着,假阳具的粗大,令周丽华的抽插很是费力,棒 身上的凸起的小颗粒,让她快感横生,在她的两条腿中间,已经是一大滩淫水, 看来已经高潮了不少次,房间中正对着床上摆着一个巨大的机器,那是一个大型 的炮机,周扬曾经亲自体会过那种狂暴至极的抽插力度。而周丽华手中的那根阳 具,就是从炮机上拆下来的。
 
  看见周扬的身影,周丽华轻声的问道。
 
  「晓晓没事吧?」
 
  「我刚刚给她按摩了腿,现在还在浴缸里面躺着,应该没什么事。」
 
  周丽华看着自己温顺的大女儿,看着她跪着的模样,忍不住说道。
 
  「累了就站起来吧,我就是玩笑话你还当真,跪了这么多年。」
 
  周扬的头埋得更低了。看着地板,声音有点沙哑的说。
 
  「没事,我不累的。」
 
  周丽华听了这句话,心中不由哀歎了一声。眼中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那 个男人,几乎割裂了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他一直喜欢的是周扬,但是周丽华却 横刀夺爱,用尽手段把那个男人追到手,然后那个男人一直游走在她们母女两边, 对着周扬说着温柔的情话,对着周丽华是粗暴直白的抽插。
 
  然后就这样了几个月之后,竟然想要对当时才十六岁的周晓下手。这个时候 的母女二人终於开始愤怒了,周丽华直接联系别人动手,在深夜时分,将男子沉 入江底。
 
  那时的月亮圆的好像是离别,江水在月光中生辉,而男子,沉没在美丽的月 光之下。而母亲的这个举动,令周扬真的是心死如灰。而对於自己的母亲,周扬 再也没有了从前的玩闹,撒娇。只是继续着和母亲的淫戏。
 
  「你站起来。」
 
  周丽华虽然淫荡,但是对於两个女儿却也是宠爱至极,只是当初不知道怎么, 好像真的被那个男人迷了心智一样,才会主动的勾引那个人。
 
  听着母亲的话,周扬轻轻的站了起来,高挑的身躯,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 站在母亲面前了,或者说,很久都没有站着看家里的一切。她站着的时候,视角 渐渐的高了起来。原本觉得高大的床,此刻却感觉很矮。
 
  周丽华知道自己当初那个错误的命令之后,周扬哪怕在夏天,也穿着长裤长 裙的原因,但是此刻再看却觉得触目惊心,周扬的膝盖下面,居然全是茧子,深 色的茧子,在她那两条白嫩的玉腿上面格外明显,两条长腿的形状虽然依旧美丽, 但是那两处老茧,令原本无瑕的美玉上面,多了明显的裂痕。
 
  在那完美之上,一点点的伤害,都会放大无数倍。而那,就是瑕疵,而更重 要的是,在她的心里,还以为自己女儿的腿一切如常,还是向以前那样的完美, 却忽略了,她在家里已经跪了五年多的时间。
 
  周丽华怔怔的望着女儿的腿。只感觉口中发苦。过了一会,才拍拍床,示意 她坐在床上。周扬依言照办。直接坐在了床上,肛门中的肛栓被柔软的床垫挤着, 胀痛感不停,令周扬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却也什么都没说。
 
  周丽华看着现在的周扬,心中百味杂陈,愤怒,痛苦,后悔……甚至想要流 泪。可是看着周扬那不带多少感情的双眼,心里面凉了半截。
 
  以前周扬跪着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看到她的眼睛已经冷成这样。
 
  周扬就那么坐在自己母亲的身边,但是身体始终没有挨着她,两条玉腿交织 在一起。美丽诱人。纵然腿上的老茧破坏了完美,但却不至於像是从前那样美的 让周丽华都不敢用力抚摸。只是她的态度……周丽华闭上了眼睛。压低的声音在 卧室里回荡。
 
  「以后你不要跪着了,一次也不行。」
 
  周扬坐在她的身边,但是周丽华却感觉坐在遥远的江边,她说的话没有得到 一丝的回应。她的眼睛继续闭着。
 
  「以前的事是妈妈错了,你能原谅吗?」
 
  周扬依旧无声。只是眼中的冰冷更甚了。右手习惯的摸着自己的眉梢,来遮 住那充满嘲讽的挑眉。
 
  许久等不到回答的母亲,终於还是让周扬回去了。
 
  临出门的时候,周扬沙哑的声音响起。
 
  「如果是在几年前,你让我站起来的话,那样我可能会选择原谅。但是现在, 这个话题……」周扬眼角划过的泪水,滴在地板上。
 
  「现在这个话题,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着周扬高挑的背影越来越远。躺在床上的母亲,也在心里听着女儿的脚步 声越来越小。周丽华等了许久,却听不见脚步声。恍然惊觉。
 
  「这么多年,我竟一直以为她还在与我并肩而行……」
 
  周丽华更清楚一点,女儿离开了她,但是却没有背叛她,这种感觉才更是令 她揪心。因为让她离开自己的人,正是自己。
 
  周丽华看着手中的假阳具,愣了好久,将它扔到地上。
 
  泪水一滴滴的滑落,而她和周扬,心里最痛的伤疤,同时被对方揭开。血淋 淋的伤口,鲜血化作泪水。而裂痕好像化开一点,也好像更深了一点。
 
  两人之间唯一没有正式决裂的纽带,或许就是周晓了。
 
  只是周晓却不知道,她一直在大地上奔跑。永远也追不到那座山,因为,那 座山已经高高的悬在海外。
 
  周扬坐在窗前,两条长腿在窗外随意的晃着。天边的明月,远方的江流。黑 暗中的江城更有魅力了。
 
  「这样的江城……」周扬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脸上的惆怅变成冷漠。
 
  「真是让人心碎。」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2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