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首页  »  淫荡人妻  »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12-13)作者:深绿的心动
[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12-13)作者:深绿的心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3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二)
 
  「拔出来!快拔出来……」韵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与无助,而男人却似乎忽略 了这一点:「弟妹,你夹得我好紧啊,没想到你今天这么厉害……」「快拔出来, 那,那里是……」男人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悉悉索索的一阵,我的眼前骤然亮 起。
 
  ……突如其来的灯光明亮却不刺眼,因为男人只打开了一盏床头灯,而眼前 的画面却让我呆滞住了,再管不得其他……
 
  只见粉红色的大床上,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人跪趴在中央,那美丽的曲线和光 滑的肌肤在粉色的床上仿若圣洁而淫荡的天使,而在天使那圣洁的臀部中央,却 有一根黝黑粗大的丑陋怪物钻入,仿佛显现出了天使欲要净化恶魔的一幕。 
  对,虎哥进入的不是韵的蜜壶,而是那从未有人探索过的菊穴,那一张一弛 的臀部肌肉,想要将入侵者挤出去,却反而让入侵者有了更多的快感。我呆呆的 看着这一幕,下身坚硬如铁,心中无比酸涩,终于,连妻子的最后一块净土也被 玷污了吗……
 
  「我,我马上拔出来。」男人回应着,眼中却闪过一丝狡黠。男人将柱身慢 慢抽出,可是,在龙头将要抽出时,却被菊口牢牢地卡住,每当要使劲,便卡得 美人剧烈疼痛,终究是没有抽出来……
 
  「弟妹,刚才没有光线,太暗了,竟然入错了穴,是我的错,现在不是我不 想出来,而是你不放我啊,你夹得这么紧,噢,更紧了,让我射一次吧,软了就 出来了。」「不,不要……」「这样吧,这既然是我的错,我在你后庭里面先射 也算我输,这样好吧。」「这……那好吧。」虎哥竟然难得「绅士」了一回,这 可是让韵吃了一惊,而我却知道,这其中定有更深的算计。对韵而言,这却是一 个极好的机会,要是虎哥不拔出来插入蜜穴,那他让韵高潮的几率就几乎没有, 而如果要拔出来,他却要先射一次,那便已经输了,这个局似乎已经锁死了,那 就是虎哥已经输了,除非……我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整个人都颤栗起了来。 
  韵却似乎已经胜券在握,她对身后的男人轻轻说到:「你开始吧。」然后便 咬牙忍住身下传来的阵阵痛感。虎哥却不急,他说道:「你还有点疼是吧,那我 先不动,帮你爱抚一下其他地方吧。」韵不置可否,她的大半注意力都放在了后 庭的破瓜之痛,哪里还有余裕关心虎哥说什么。
 
  虎哥从身后握住了那对美丽的双乳,开始大力地揉捏,待得乳尖的樱桃亭亭 玉立,他又转而开始挖弄蜜穴,中指缓慢地抽插,不时还用大拇指和食指轻掐一 下阴核,玩的不亦乐乎!「好了,你可以动了」韵没有回头,平静地说道。不知 是疼痛终于过去,还是受不了了男人的挑逗,韵终于对虎哥发出了抽插的邀请… …「那我开动了,哦,弟妹你真紧,好舒服,弄得我都快射了。」男人的语言无 比粗俗,可是韵却不由得放下了心,自己马上就可以结束这荒唐的错误了…… 
  放松下来的韵感觉身体里的力气渐渐消失,同时带着一丝舒爽的慵懒,仿佛 运动后在床上美美地睡了个美容觉,那下体里传来的饱胀感充实又熟悉,不过这 次却是在后面、在肚子里进进出出,每次都让人有一种畅快地将秽物一口气喷洒 而出的舒爽和有什么顶在那里梗住的难受,两种感觉在身体里交替出现,让平日 里典雅的美人感觉到了羞耻,再加上自己在用排泄部位做那种事,却又有了一丝 令人心慌的,罪恶的背德感,想到这里,美人就莫名觉得身体内部有什么在抽搐 ……
 
  韵回过神来,竟然发现自己的蜜穴流出了蜜液,深处有着莫名的空虚,仿佛 在渴求着什么,而后庭那清晰的饱实感与蜜壶的空虚感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膜,让 她产生了一丝莫名的渴求,当感觉到男人的胯部再一次撞击在自己的臀部,当感 觉到后庭那奇异的充实感,她感觉到了蜜壶的抽搐……大惊的韵本来想立起身, 却听到身后的男人说:「弟妹,我要去了……」伴随着男人的加速,韵也暗中呼 了一口气,咬牙承受住男人的冲击,待到男人又抽插了数十次,她却感觉到自己 蜜壶的抖动加快,身上开始颤抖,当她想喊停时,只听得男人一声嘶吼:「弟妹, 我来了!」然后一个粗壮的长龙顶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方,于是,她也咬牙挺 住,似在抵抗着什么……
 
  当韵终于顶住了冲击,长吁一口气的时候,却蓦然发现,体内的巨龙根本没 有软化的迹象,也没有退出的意思,她不解的回头,却看到了一双带着坏笑的眼 睛。
 
  她的脸色忽地煞白,想要逃开,却被男人紧紧抓住腰肢,然后,在她绝望的 眼神下,男人伸出左手,轻轻弹了弹蜜壶间的那一粒小阴核,「不!!」一时间, 蜜如泉涌……
 
  ……
 
               (十三)
 
  身下的丽人脸色苍白,但虎哥却能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的玉膜,那花谷中喷 涌而过的滚滚蜜泉,而且,夹得更紧了……
 
  虎哥轻轻一笑:「弟妹这么舒服,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要是让你不舒服了, 就有点对不起阿磊了。」「你,卑鄙!」韵的双颊泛红,眼中却有着愤怒和不甘, 一滴泪珠在眼角闪烁……「怎么能说我卑鄙呢,我也没有想到弟妹你竟然第一次 用后面就去了,只能说弟妹你太棒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很少见到这么出色的女子 呢!」说完,不等韵回答便轻轻动起了腰……「我……」韵想要反驳,却突然间 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随着男人的撞击,紧紧揪着床单,恼羞地转过了头。 
  男人看到眼前的美人哑口无言,嘿嘿笑了笑,加快了挺动的速度,让美人尚 未过去的高潮余韵渐渐变成了一种另类的异感。虎哥知道,这种没有经过插入而 达到的巅峰并不完整,如果继续挑逗,反而会让女方更加清晰地感觉到那里的空 虚,于是一刻不停地逗弄着身下的美人,而眼前美人那努力维持却渐渐紊乱的呼 吸却正说明了这一点。
 
  「弟妹,我要来了,这次是真的哦。」美人一声不吭,显然不准备再和他说 话。虎哥却没有这么简单就被打发,于是他突然将双手伸到了美人胸前,双手像 碗盖一样扣住了娇嫩的双峰,以此为支点,将美人趴在床上的上半身向后拉起, 直到撞到一个宽阔的胸膛才停下。「啊!!」猝不及防的美人吓了一跳,随后便 感觉到了男人那滚烫的胸膛,同时感觉到一张冒着热气的大嘴从耳后袭来,似要 追逐那美妙的小樱唇。来不及惊慌的美人将头一摆,甩开了男人的追击,男人却 也不以为意,反而贴上了美人的玉颈。
 
  此时两人一前一后跪在床中央,前方的美人被男子狠狠地揉进怀中,一对大 掌用一种淫靡的方式缓缓揉捏着美人的玉峰,而两人的下体正毫无间隙地贴在一 起,再加上男人正仿佛吸血鬼一般激烈地吮吸着美人偏开头的玉颈,晃一看去, 竟有一种邪异的美感……
 
  「呜……」美人被这种羞耻的姿势弄得全身颤抖,只得咬着牙紧紧闭着眼睛, 以求噩梦快点结束。感觉到了怀中美人地的颤抖,还有那渐渐火热的娇躯,虎哥 不由得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弟妹,你也又有感觉了吧,我们一起去吧。」「没 有!
 
  永远没有!!「韵的语气带上了气急败坏的味道。虎哥却没有理会韵的话语, 反而将左手往下伸去,捉住了那闪着露珠反光的青青草地,往里探寻着……美人 的左手下意识地抓住了那只罪恶的左手,企图阻止它继续深入,可那柔嫩的小手 哪里能阻挡男人有力的探寻,只得无力地抓住了手背,随着它一点点渐渐深入… …
 
  男人的撞击渐渐变得野蛮粗暴,初经人事的菊穴早已被搅得泥泞不堪,那不 知是哪里来的汁水,在保护了菊穴的同时也为男人阳物的进出提供了方便,此时, 巨龙早已可以顺利地拔出,只可惜我那可怜的韵此时却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思 考这一点,不然,她就可以避免接下来的命运……
 
  男人虽然感到了劳累,却依旧努力地耕耘着,不让眼前的人妻有思考的余地, 汗如雨下的两人都开始喘着粗气,而两人的汗在男人的胸口和美人的背上聚集, 似是形成了一层水膜,将两具赤条条的肉体紧紧吸在一起,此时后面的男人突的 打了一个激灵,便只见得他将下腰狠狠往前一送,粗长的大棒尽根而没,看那长 度,怕是进入直肠了吧。而他的左手使劲捏着那蜜口的小豆豆,而那右手,更似 乎要将掌中的玉乳揉进手心似的狠狠一捏……
 
  不知是因为右乳的疼痛,亦或是因为那左手的粗暴,又或者是那在肚子深处 狠狠爆发的滚烫液体,又或者是——三者都有,只见前方的美人头一仰,牙齿狠 狠地咬住,右手反抓住男人的右臂,似在寻找一个支点,那左手更是紧紧地箍住 了男人的左手背,不知是想让它离开还是更加深入……
 
  是的,虎哥在韵的直肠里狠狠地灌入了他火热滚烫的精液,虽然只是在监控 中看到,我却无比清晰的认知到了这一点,而虎哥微微蠕动的腰部和透过两人左 手流出来的涓涓细流,更是清晰的告诉了我:韵,被虎哥的精液再次送上了高潮 ……
 
  我明白这也许只是虎哥算准了两人的时间而已,可看到了这一幕,我却依旧 产生了一种心被挖去了一块的感觉……而当我和韵以为虎哥会到此结束,结果接 下来的事告诉我们,我们想得太天真……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2-1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