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首页  »  淫荡人妻  »  [回忆经历过的男人](13)作者:伊伊秋
[回忆经历过的男人](13)作者:伊伊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2017亚洲天堂AV在线]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3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点一下右上角的「红心」,举手之劳。   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第十三章
 
  这次出差学习回来后,经理确实给我调了工资,也把我调到了楼上的业务部。 我知道他也只是用金钱和工作上的利益安抚我而已,同时也是为了更加方便的玩 弄我。我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似乎现在只能做的就是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继续默 默的承受这些。好在离开了老李的办公室,不在一个楼层没有什么交集了,也让 我自欺欺人的感觉轻松了一些,只是要天天面对徐浩和经理这一大一小两个淫虫 了,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想过要辞职,但是他们手里有录像照片和聊天记 录,肯定不会放过我这只他们刚刚开辟的新的玩物。
 
  算是新的环境待了些日子,好在经理工作业务也很忙,回来两天就出差学习 了,虽然回来后还没对我怎么样,但我知道那也是迟早的事。听业务部的同事们 说,原来徐浩是经理的亲戚,前段时间被一个新来的女大学生打报告说骚扰她, 结果却是经理把那个新来的辞退了,所以虽然徐浩只是个司机,却没人敢惹他。 我心底却是知道,这一大一小两只淫虫不只是亲戚关系,更是一起做那些玩弄女 人的龌龊勾当。而同时和那个被开除的女生一块进公司的另一个女大学生,却是 在公司混的很好,现在同事们都盛传是徐浩的女朋友。这个女孩叫高洁,因为徐 浩的关系,我也有意无意的挺关注这个刚毕业的小女孩。没过几天我便发觉,关 注她的不止是我,她简直就是整个业务部的焦点。每天上班,她都是一身包臀的 小短裙,也就是刚刚过屁股一点那种,似乎随时都有走光的危险,偶尔还穿点透 视效果的上衣,配上各种薄薄的丝袜和十来厘米的高跟鞋,无论走到哪里,周围 的男同事们都会不住的偷偷上下打量。虽然脸长得并不是非常出彩,但是一双小 眼睛总带着一股媚气,人又爱笑,嫉妒的女同事偶尔会在背后叫她小狐狸。最厉 害的还是她的工作业绩,虽然只来了公司几个月,但是接连签了几笔大单,虽然 周围很多男同事愿意献殷勤帮她做些小的工作,但是业务这东西总需要积累人脉 的,所以她的业绩也总被周围的同事猜忌。我倒是无所谓别人如何,也没有暗地 嫉妒什么,本来就是「被」招入业务部的,虽然开始有点嘀咕徐浩如果真的和她 是那种关系会不会乱说我的事情,但是后来一想,谁偷吃了会和自己的女朋友说 呢,也许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其实过了些天,我倒是对高洁感觉印象不错。因为部门里就这几个女同事, 吃饭聊天都会坐在一起,她似乎也感觉我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不像那几个,暗 地里打小报告、争客户的,也总愿意和我多聊几句,当然女人之间的话题也就是 衣服化妆品之类的,我也没有傻到去问她与徐浩的关系,只是到了新环境有个说 话的人也挺不错的。
 
  转眼间来业务部一个月了,这天下班我正收拾东西要走,徐浩突然出现在我 面前。经理外出学习了,他一般没有什么事,所以这个时间看到他挺不正常的。 「欣姐,经理晚上回来,要你跟我去接机」徐浩压低声音对我说。我撇了他一眼, 说「我又不是司机,我去干嘛啊」「经理吩咐的,姐,他老人家想你了呗」他说 着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也没有什么办法推辞,嘴上虽然发着牢骚,也只 能服从。「几点的飞机啊?」我问他。「还俩来小时吧,还有时间回去换身衣服 洗个澡」我一想,也是,大热天的出一身汗,不回家洗洗冲个凉怪别扭的。于是 我和徐浩一起下了楼,坐上了经理的专车。
 
  一路上徐浩倒是很老实,我本以为他会提出差那时候的事,没想到他却是像 个普通同事一样和我聊天,聊了部门的一些趣事啊,人际关系之类的,还叮嘱我 一些该注意的事,就像那天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我也渐渐从心底放松了警惕, 后来当他聊到一些趣事的时候,我也忍不住被他逗的笑出了声。「姐,你笑起来 真好看」本来已经放松的神经,被他这一句看似真心的称赞,又使我想起了那晚 他压在我身上做过的事,而紧张起来。他见我神情严肃些了,立刻抱歉地说: 「姐,其实那天晚上,是老李为了讨好经理安排的,也不怕你知道,其实经理是 我叔,他就好漂亮女人,你又是咱们公司有名的美女,他早就对你有想法了」我 听着他吞吞吐吐的说话,似乎真的有些抱歉,他又接着说「其实吧姐,我叔他其 实就是这个怪癖,他又有家庭,不会特别的纠缠你的,而你在公司肯定好处大大 的,奖金、福利、业务什么的他肯定不能亏待你的」「那你的意思,我是为了这 些?」「不不不,姐,我的意思是说你就听他话一点,反正都这样了,人干嘛要 和好处过不去呢」我见他也说出了我心里的想法,没有答话,「姐,你放心,我 在业务部好几年了,以后弟弟就是你的亲信,什么事只要你一句话,弟弟都给你 办了」「你无事献殷勤准没安好心」「哪能呢姐,那天的事绝对不会发生了」 「还提那天?」我掐了他一把,他叫着疼笑了,又开始扯起了身边的趣事,我心 里对他倒是释然多了,起码有个心腹不是坏事,而且看着身边这个大男孩,到并 不让人讨厌,紧身的t恤勾勒出完美的肌肉线条,让我在内心深处不自觉的开始 回忆那天晚上他给我的感觉。只是当时的意识实在太模糊了,那种模模糊糊的感 觉使我感到一种越是不清晰越想去找寻的欲望,直弄得自己脸红心跳,看到徐浩 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笑话,我赶紧强迫自己打住了思绪。
 
  下班晚高峰,我们走走停停的半个小时才到了我住的小区。因为赶时间,我 急急忙忙的上楼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下来。我们俩又聊着天往机场奔。我知道今 天叫我接机是什么意思,于是问徐浩:「那个,经理今天怎么安排的啊」「什么 怎么安排?」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虽然徐浩也知道经理是为了晚上和我做爱所以 叫我接机,但是自己说出口怎么也觉得不太自然「就是,经理安排酒店了还是?」 「哦哦」徐浩会意的笑了笑,但是这种会意让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安排了酒店 了,说一起吃完饭让我送你俩过去」这句送你俩过去,让我感觉特别有意,我知 道他心里肯定也是那种画面了。「姐,你这件裙子真好看」「好看什么」「就是 感觉特端庄,特高贵的感觉,怎么说呢,女神范,又有些少妇那种成熟的韵味」 我被他的话夸得也有些得意了,女人就是禁不住几句好话,更何况是眼前如此英 俊帅气的男人呢。
 
  外环路上倒是并不拥挤,我们按时到了机场。我并不想在公共场合和他们一 起露面,于是只是在车上等着,不一会,徐浩提着皮箱出来了,经理正打着电话, 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徐浩吧行李放进后备箱,上了车,经理才挂了电话上来,骂 道:「妈的,家里那黄脸婆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走,直接回家吧徐浩」说着, 一转脸,像变了个人似的,满脸堆笑的对我说:「欣欣,可想死我了,怎么,想 我了没」说着,一把搂住了我,开始一边摸索我的身体,一边亲吻我的脖子。我 随本能的推了几下,但也不敢拒绝,便由着他轻薄起来,我余光扫到后视镜里的 徐浩,他正专心的开着车,似乎早已习惯了经理的这一套,但是我心里却有些矛 盾:虽然和这两个男人都有过了,但是被看活春宫总是有种特殊的感觉,二一个 就是徐浩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竟然让我心里有一丝的不爽。我也不知道我要的是 什么,难道我是想要每个男人都欲火难耐才高兴?难道我的骨子里是如此的淫荡? 或者是我喜欢上了这个男人,想让他为我吃醋?
 
  经理在与我的亲吻撕磨中越来越兴奋一只手笨拙的解开了裤链,拉出了他的 阳具,然后把我头按了下去。我只能顺从的给他吃了起来,经理的手也不闲着, 拉开了连衣裙背后的拉链,然后熟练的解开了我的内衣扣,拉着我的胳膊,一只 手一只手的把裙子的上半身褪了出来,使我上半身完全暴露在车内,这过程中我 的嘴巴都没有离开经理的阳具。经理越来越兴奋,一边享受着我的口交,一面用 两手玩弄我的乳头,时不时的用力捏上两下,疼痛夹杂着快感,使我忍不住停下 叫了两声。「不行,宝贝,太舒服了,一会射了」说着经理拉起了我,扶我站了 起来,我本来坐在驾驶座的后排,suv虽然宽敞,但我也只能伏在驾驶座的靠 背上,屁股对着经理。我一站起来,连衣裙便滑落下来,经理迫不及待的拉下了 我已经湿透的内裤,也起身扶着他的阳具插了进来。我啊的一声,手不自觉的扶 在了徐浩的肩膀上抓了一下,意识到后我才收回手臂,抓住了驾驶座的靠背。经 理伏在我的身后,双手从下面抓住我的乳房,开始一下下的冲击我的肉体。我也 被冲击的兴奋起来,随着肉体的节奏开始啊啊的叫了起来,此时我几乎靠在徐浩 的肩膀旁边,随着经理往前用力,我又越来越靠前,几乎贴到了徐浩的脸上。我 感到徐浩的脸庞和身体似乎也散发着热气,下面的部位也顶起了一个小帐篷,三 股呼吸声越来越重,经理一个劲的在后面顶着肉棒,而我眼前最清晰的却是徐浩 的面庞和身体,耳边最清晰的却是徐浩粗重的喘息声。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了,这 是男人把你压在身下,脸贴在你耳边的那种声音。
 
  肉体与思想逐渐被快感代替,我被经理在后面狠狠的干着,却一直看着徐浩 的脸,徐浩胸口的肌肉和他下面鼓起的帐篷。我在挡风玻璃的反光中看到了模糊 的自己,也看到了徐浩也在那里看着我的表情,而我的脸上似乎写满了「快来干 我,我好淫荡」的表情。似乎他才是我想要的,我开始幻想,身后的人是徐浩, 是一具年轻有力的身体在冲击着我,我体内的是徐浩强壮的阳具,正在一进一出 的调戏着我的阴道。这样的想法一出现,我感觉刺激立刻升级了一个档次,小穴 的淫水加倍的分泌,随着肉棒的进出已经顺着大腿往下流了。我不住的淫叫着, 故意呼气吐在徐浩的脖子上,手虽然抓着座椅靠背,但是故意把指尖扎在徐浩的 肩膀,这样隔着靠背经理在后面肯定看不见,但是徐浩明显的被刺激的不行一只 手整理了一下裤子,似乎下面已经顶的太难受了。就这样,随着肉棒在我的阴道 中进进出出,我也用指甲一下下的扣着徐浩的肩膀,我把它想象成我的阳具,正 随着我被插的节奏也一下下的插着眼前被撩拨的不行的男人。
 
  正享受着这种肉体与思想的多重快感,经理啊的一声紧紧靠在了我的背上, 下体几阵抖动,我知道他射了。我也回手抓住了他的胳膊,配合着叫了几声。我 感到阴道内的东西很快的萎靡缩小,经理抽出阳具,扶着我坐了下来,搂着我靠 在他身上。「你的水可真多啊宝贝,本来订好了房间想你陪我一晚上的」经理点 上一支烟,问我「舒服吗宝贝」我靠在他的怀里,可是身体的快感与渴望并没有 消退,下身感觉空荡荡的,心里还停留在刚才刺激的画面中。「舒服,哎呀,羞 死人了,问什么问」经理哈哈大笑起来,又伏在我耳边悄悄对我说:「要是不够 让徐浩再伺候伺候你」心中的幻想被人说出来的一瞬,我感觉心头一震,下体似 乎又是一股淫水流出,但是立刻撒娇般的捏了他一把:「滚,想累死我啊」经理 更大笑起来。我偷偷的在后视镜看了徐浩一眼,他虽然并没有听到内容,但我感 觉似乎身体的不满足更加强烈了。
 
  很快到了经理住的小区。因为怕人看到我,经理自己提着东西在门口下车了。 徐浩发动车子送我回家。我开始整理身上的脏东西,内裤已经湿透反正也不能穿 了,我便用内裤擦拭下体和大腿,丝袜上也是,索性我把丝袜也脱了下来。徐浩 一边开着车一边通过后视镜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显然经理不在他也没什么顾忌 了。「看什么看,好好开车」「姐,我刚才差点射了」我呵呵笑起来,「你有那 么差劲吗」「不是,是姐太妩媚了,你还一个劲的刺激我」「我刺激你什么了, 别瞎说」「哈哈,没有没有,是我自己太兴奋了」「那你想怎么着,精虫上脑又 想强奸我了?」「哪有啊姐姐」徐浩表情上似乎有点着急了「姐,我都说了我不 会再逼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了,你要是不同意我一根手指都不会碰你,真的,姐」 我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却有一丝矛盾,难道自己不想他对自己做点什么吗?「只 是,姐」「只是什么」「姐你舒服了吗,这点时间,我都觉得你没舒服」听着他 的话,这种赤裸裸的谈论私密的性爱,让我的下体又燃起了更高的欲望。「姐, 你能不能就当我是个工具让你舒服舒服啊」工具,这句话刺激着我,徐浩也知道 我欲求不满时候用跳蛋自慰的事,眼前的男人似乎一眼就可以看透我的内心,不, 似乎他比我更了解女人的肉体女人的欲望。「行不行啊姐,求求你了,我下面都 要爆炸了」我的腿不自觉的紧了紧「恩,你说的都听我的」。徐浩高兴的把油门 踩到了底,我也感到下体似乎更加澎湃的欲望已经要决堤了。
 
  很快到了小区,徐浩像一只听话的小狗跟在我身后和我上了楼。一进门我就 把高跟鞋甩在地上,麻利的脱掉了身上仅存的一件连衣裙,钻进了浴室。我在莲 蓬头下冲刷着自己,想把那个老男人在我身上留下的一切都洗干净。
 
  不一会,徐浩进来了。他已经脱得一丝不挂,看到我后下体已经勃起,估计 得有十六七厘米,浓重的体毛一直延续到小腹上方,V型的身材布满了结实的胸 肌与腹肌,给人一种力量的感觉。「姐,我给你洗吧」我没有说话,把花洒递给 了他。他一手拿着花洒,一手为我冲洗,从脖颈,到乳房,到小腹,再到私处, 然后是大腿,小腿,像一个仆人一样,在哪都没有丝毫的贪恋。我也为他撩水冲 洗着,抚摸着他身上一块块的肌肉,凸起的小乳头,紧致的臀部,有力的大腿, 一种渴望去体验这种力量的欲望从我的心底和下体连接起来。也许这就叫性感, 也许男人看到漂亮女人就是这种感觉吧,美色、性感、想要去要。
 
  我把徐浩得手按在了我的下体,他知趣的开始抚弄起来。我抱住他,他低下 头开始和我接吻。我感觉乳房贴在他坚实的胸肌上,他的手指正在我下体的肉缝 中来来回回,不时的扫过我的阴蒂,我俩的唇贴在一起,时而我的舌吐进他的口 中,时而他的舌吐进我的口中。我感觉他的舌头如此的有力性感,他的唾液也充 满了雄性的味道,以前有人说我的嘴巴香甜我的唾液美味,也许这就是性感,是 因为男人想要我,而此时,我眼前的便是男色,是我感觉各个方面都让我充满了 欲望的男色,一眼看上去就想让他操、我占有我的男色。
 
  我感到有点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的享用他。我把他拉到卧室,把自己扔到 床上,他伏在我身上要去亲吻我的下体。我拉住他,「直接操我」,我说道。 
               【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19更新.